采访了多个用户后,我们发现了一个“不同”的英语流利说

2019-08-27 09:52

2月27日,英语流利说发布2018年第四季度和全年未经审计财报。报告显示,流利说2018年全年营收6亿元,净亏损为3.6亿元,亏损幅度进一步扩大。

自财报披露后,截止3月28日收盘,流利说的股价累计跌幅已经达到27.3%。

而就在5个月之前,英语流利说在纽交所上市,风光无限。

“AI+教育”第一股的成长之路

从美国回来的王翌,在和朋友的聊天中,敏锐的嗅到了英语培训市场的机会。彼时市场最大的痛点是线下英语培训机构学费高昂,并且能够坚持下来的学员寥寥无几。曾为谷歌产品经理的他,觉得通过技术和产品的手段,既能降低学习成本,又能提高学习效率。

在2012年,王翌和胡哲人、林晖共同创办了流利说。王翌有着浓厚的产品情结,在流利说成立之初,他就将Google的价值观和基因植入到了流利说中去:第一,是要做一个“极致的产品”。第二,流利说小伙伴们要有自己的“狂热追求和信仰”,即相信技术和产品提升用户的学习效率。

2013年2月14日,在情人节这天“英语流利说”正式上线。流利说最初的产品形态是一款英语打分应用,从一个非常小的口语练习功能切入。3年后,2016年7月,团队花了几年时间和千万美金,发布了全球第一款人工智能老师,并同步在“英语流利说”上推出基于AI英语老师的定制化交互式课程。通过利用自主研发的深度学习技术,为用户提供个性化、自适应的学习路径,以及系统性的英语学习解决方案。

经过5年的发展,流利说的注册用户已超过8000万,付费用户超过了100万。2018年9月,流利说成功在纽交所敲钟,成为“AI+教育”第一股,达到了一个新的里程碑。

当然,流利说的快速发展离不开资本的大力“支持”。成立6年,流利说虽然未能盈利,但一直被投资者看好,几乎每轮融资都有老股东的参与,上市前累计融资额超过1亿美元。

用户反馈:褒贬不一,坚持不易

流利说的主要用户是在校大学生和职场白领,女性用户为主。相比于真人英语培训成千上万的学费,流利说满足了用户低成本、随时随地学习英语的诉求。

那流利说效果究竟怎么样,为此,亿欧教育采访了多名流利说的用户。

张伟在一家培训公司工作,他经常参加行业会议,偶尔有外籍嘉宾演讲,他表示听着很痛苦,所以想提高一下英语能力。但看着线下英语机构动辄几万的学费,他希望找个性价比高点的课程。去年看到朋友圈很多人在分享流利说的海报,所以就购买了499元的半年课,他说他看重的就是流利说的低价格。

在开始学的时候,流利说给张伟测定的英语等级是“L3初级”,打卡了2多月后,英语等级提升到“L4中低级”。他表示学习效果是有的,自己的听力水平有了一定的提升。课程有一定的系统性,而且通过打卡和群服务的方式,督促他坚持学英语,他觉得产品还是很适合自己。所以课程到期后,为了能够督促自己坚持学习,并且在课程班主任的“鼓励”下,他又续费了半年。

每天坚持打卡的陈心也对流利说比较满意,她说到,”我觉得使用后有进步就好,坚持打卡偶尔还有小礼物。我也用过其他学习平台,但是趣味性和生动性都比不上英语流利说。如果有更好、更有性价比的产品,当然要选择;如果没有,英语流利说是个不错的选择。”

她还提到了自己的学习心得,她说到无论怎么忙,每天都坚持半小时,养成习惯就好了。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。

但也有用户在学习一段时间后,就不再使用流利说了。

已经工作两年的王宁在一家教育公司做运营,他对亿欧教育表示,他选择流利说的原因是这几年他考虑读研,所以想通过流利说把英语重新学起来。他说到,“我买的是半年的课程,坚持学了几个月,现在因为工作忙已经不学了。现在最紧急的需求还是学习工作技能,因为学了之后就能立刻用上。”在问到考研时,他表示,“如果真的要考研的话,学习英语不一定要通过流利说,有很多针对考研英语的APP”。

和王宁的情况类似,我的同事张欣在坚持打卡并获得返学费后,并没有续费。她表示自己坚持打卡就是为了返学费,对于学习效果她并不满意。“有些词我自己读错了,但系统还会算对,这让我对它的判断结果比较懵。”她说到。

对于用户活跃度,被采访的几个用户都提到,随着时间推移,大家的学习热情在下降,群里打卡的人在变少。张伟提到,他们班级群里有接近100人,经过半年时间,能够坚持一周打卡5天的人不到30人。他表示在英语流利说上学习主要还靠自觉,有时工作忙,他也中断过几周的学习。不过他说到,最后课程结束的时候,班级里竟然有40个人续费了,虽然有几个人只续费了1个月,但人数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想。

增长放缓,寻找新的增长点

流利说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,流利说的注册用户超1.1亿,付费用户达到450万,但用户增长速度开始放缓。在采访用户过程中,我们总结了目前流利说面临的几大问题:

第一,非刚需,学习热情容易消退。和托福雅思培训相比,成人自学英语更多出于兴趣。由于流利说是一个自学的app,虽然流利说设有返学费等多种激励措施,但如果没有很强的学习动力,学习热情一过,用户就很容易流失。

第二,“AI老师”并不够智能。流利说主打通过AI技术实现个性化学习,但目前产品并没有实现个性化学习的效果。对于同一英语等级的学员,他们学习的课程几乎是一样的,并没有根据用户的学习数据进行实时调整。

第三,用户增长放缓。财报显示,流利说2018年第四季度付费用户增长了20%,但用户增长速度在放缓,亏损在扩大。对于已经上市的流利说来说,用户增长的放缓,促使流利说必须寻找新的增长点,业绩增长压力很大。

为了寻找新的增长点,流利说在去年推出了2999元一年的小班课,采取“真人老师+助教”的模式;最近又正式推出了少儿流利说,将用户年龄下沉到少儿阶段。相比成人英语,少儿英语是一个更刚需的市场。少儿流利说做的是少儿英语启蒙,虽然这个市场已经有玩家了,但增长空间依旧可期。

结语

谷歌产品经理出身的王翌,一直在追求极致的产品体验和服务。

他期望通过AI技术,在降低老师和场地成本的同时,提高学习效率,实现个性化教学。所以流利说投入了巨大的研发成本,也投入了很重的运营力量。

尽管课程价格很低,并设置了诸多用户激励机制,但真正能自觉坚持学习的人,数量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多。

其实,主打“AI+教育”的流利说,最大的敌人是人的惰性。

注:以上人名都为化名。

参考资料:专访流利说CEO王翌:从0到1后,他开始用AI破解4500万人的哑巴英语

版权声明

本文来源亿欧,经亿欧授权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,违规转载法律必究。